情系母校

当前位置:首页>>校友在线>>情系母校

回忆保定一中(片段三)

发布时间:2020-06-09   浏览次数:0

 每年寒暑假,我回到自己的故乡去,活象鱼儿又回到了水中一样,我参加各种劳动,摇船,放鸭,打草,捉鱼,割谷,锄草,打场……无所不干。在家里,帮母亲推碾、烧火、做饭、喂鸡。邻家嫂子来求写信,过年时乡亲们求写对联,我都高兴地去完成。下雨天,我躲进瓜铺下或马棚里,听大人们讲故事。响晴天,我跟瓜把式去压瓜蔓儿,看他怎样摆弄瓜……哦!这些,不都是活跳跳的生活吗?带着露珠、庄稼、清草的味儿,一点没有书卷气味儿,却饱含着浓郁的泥土的清香!赶快如实地绘描下这一幅幅的画面吧!记下这一个个普普通通的人物肖像吧!哪怕是一句逗人的话语,一个不完整的小故事,或许将来会是无价的珠宝呢!

翻开我的生活手册,随便找出一页,是这样记的:

 ……早晨,我去撤鸡窠,第一个出来的是金黄色的大公鸡,随后,一只麻丽色的母鸡也出来了。大公鸡哽哽叫着,展动着它那光亮的翅膀,围着母鸡转圈儿,母鸡咕咕叫着,若惊若喜的躲闪着,颠跑了几步,温驯地卧在地上。公鸡踩完蛋。又哽哽叫了几声,亲热地围着母鸡转了一圈,找了一片树叶,用嘴叼给母鸡吃,表示爱抚。

再举一例:

今天去赶南冯大集,路上遇见苑大 妈,她怀里抱着只麻丽色的鸭子,长长的脖子伸探着,凸溜溜的小眼瞧着人们。我问:

大妈,这鸭子下蛋不?”

 “屁,早就不下了。”大妈说。

 “舍得卖它吗?”

舍得!它特能吃,顶个小猪子,养不起啦,养鸡不养鸭,栽树不栽花。明年,我多养点鸡,盼呀,想吃鸡蛋,就找俺去!”

这些,都是实地记录,是生活片断,不是完整故事,然而,它们却是创作的素材,是作品的筋脉。如果将作品比如花树,它们就算是树上的一花一叶。

初中二年级,我在北京《新民晚报》萌芽副刊上发表了一篇小文章,题目叫《毁旧建新》,是写的农村破除迷信打井坑旱的故事。当时我放假刚回校,同萄京娱乐场官网app下载们告诉我发表作品的消息,我立刻跑到阅览室,找到了那份报纸,拿到月光下看了好几遍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哦!汗水和心备,终于换来了收获。这虽然是小小的,微不足道的成绩,但得来也是不易的啊!我高兴了好多天。第一次体会到作品变成铅字的喜悦心情。可是,不久我就不再“孤芳自赏”了。因为,这篇小东西,单薄薄的,没有人物,没有故事,不能叫小说,我要萄京娱乐场官网app下载会写小说,我要到大报上去发表东西。例如,《天津日报》的文艺周刊,在那上面发一篇才带劲呢!